沉舟愚者

感谢遇见

男性求生者【当他想要时】

奈布·萨贝达


他正细心地擦拭弯刀,从他的笑容中,你能隐约看见那个曾英勇作战嘴角带血的军人影子。

“嗯?”他注意到你的目光,一双眼睛对上你,浅浅地笑了。人格是多么奇妙的东西,刚毅的雇佣兵和温和体贴的男友,竟然会在一个人身上集中,却也没什么不妥之处。

“奈布,”你轻轻拉扯他的衣角,“你累了一天吧?快点睡觉。”

话出口,你就觉得有点尴尬。明明心里有一本情话大全的,正视他的时候,却说不出来。

“是有点累。”被擦拭过的弯刀发出锃亮的光,他轻轻把弯刀放好,抓住你的手。

“但是那点力气……还是有的。”

“Come on.”


威廉·艾利斯


他是个热情似火的男伴。所以当你提出让他帮你训练体能时,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“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啊。”他表达得很直接,但其中的爱意热烈而奔放,足以让那个被表白的人红透双颊。

“加油!马上就能追上我了!”他在你前方不远处向你挥手。明知道他是为了鼓励你而放慢速度,你还是产生了“我真的跑得很快”的感觉,这也是他所期望的。

体力是有限的。跑完两公里后,你双腿一软,跪坐在地。他也不在往前跑,而是回来递给你一方手帕。

擦了擦汗之后,你说:“体锻真的好累——威廉平时训练辛苦啦。”

他笑了,露出一口白牙:“我习惯了。倒是你,多久没运动了?”

……死宅不想说话。

他摸摸下巴作沉思状:“嗯……看来这种方法不适合你。”

“我们到床上去练怎么样?”他转头看着你。

最怕直男突然的开车。


弗雷迪·莱利


他的生活每天千篇一律。早上匆匆忙忙去上班,忙到午夜时分才回来。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。

怎么评价他呢——自从弗雷迪·莱利在不知道过去第几天穿上剪裁精良的正装,手捧一束玫瑰花把你搂进怀里之后,你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,连牵手都是一种奢侈。

他该不会有了别人吧?

抱着这样的心态,你悄悄地跟踪他了一天。看到的却只是处理文件,会见客人,吃饭,处理文件,会见客人……

这么枯燥的生活,我可受不了。你躲在律师办公室的一角,看着他整理好桌上的文件,心想。

“怎么,当特务好玩吗?”一丝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,男友轻轻搭住你的肩膀。

“弗雷迪……”你第一次发现,他一尘不染的白衬衫,圆框眼镜与身上的斯文气质是如此迷人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解开了你衬衣上第一个纽扣。

“办公室里没有人,放心。”


克利切·皮尔森


他是个热烈的追求者。你答应他表白的原因,也许就是被这份痴情打动。

饱经风霜的人身上那股无法伪装的成熟气质颇让人安心。他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你总是忍不住靠在他的怀里,有时撒个娇都可以让他心神荡漾。

他也许是个颠簸流离的浪子,一不小心就撞在你的心上。他感到无助的时候,会把头埋在你的胸口,却不会哭。这时候的他总是令人心疼。

此时他正坐在床上看着一本有些年代感的书。你靠在他的肩膀上,听他轻轻给你读出书卷中的故事。

“这就是结局。”他合上书,揉了揉你的头发,“满足了吗,我的小公主?”

“嗯……”你在他怀里蹭蹭,如小猫般温软。

他在你额头上落下一个吻:“现在的你看起来很好吃呢。”

你疑惑地看着他。男人充满占有欲和野心的双眸证实了他的目的。

“你乖一点,我就慢一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