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舟愚者

感谢遇见

元末明初的七夕【现代公司paro】慎入

占tag歉,别无他意,望博君一笑,七夕快乐

常遇春x徐达

清晨的阳光柔和地洒进室内,照得沉睡中的男人眼睫毛微微颤动。男人睁开眼,眼前是一张极度放大的笑嘻嘻的脸。

“早啊,天德。”

睡眼朦胧的男子马上清醒过来:“伯仁?现在几点?”

“八点三十五。”常遇春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被动过手脚的闹钟。

“该上班了,伯仁。我们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。”徐达选择性无视了某人的索吻,掀开被子准备下床。

常遇春悠闲地翘着腿躺在床上:“拜托,你天天工作到那么晚,休息一会儿没什么。今天情况不同,老板会通融的。”

徐达一怔:“今天是星期五,法定工作日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常遇春从背后环住心爱之人,“可今天也是七夕节,我的工作狂先生。”

“来,再睡一觉。”

然后这两个业绩最突出的人就忘了上班这回事。

汤和x朱元璋

“徐达常遇春这两个人呢?没请假就敢缺席?”朱八八办公室暴走中。

电话打不通,发信息也不回,朋友圈上倒是有他们的消息。

“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酒吗?我最喜欢和你天长地久。”配图是一张偷拍的徐达睡颜。

“……没个正经,哪里看来的土味情话。”朱元璋忍住摔手机的欲望,愤怒地屏蔽了这条朋友圈。

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,“老板早。”温柔的男声传来,“我给老板带了咖啡,工作劳累的时候可以喝。”

见来人是汤和,朱元璋的火气略消了一些,“早。”

汤和看着自家老板盯着手机的样子,笑了。

正午时分,当朱老板边吃饭边刷朋友圈时,惊奇地发现了一条消息“往后余生,风雪是你,平淡是你,荣华是你,清贫是你。”配图竟然是自己坐在办公桌前玩手机。评论区里是清一色的“99”。

发送者,汤和。

刘基x李善长

“啊,今天一定要做得比李善长先生好。”刘基内心os

“就你?醒醒吧,被评为优秀员工的是谁?”李善长内心os

在对方火热(误???)的眼神中,两个人一起做完了四个人的工作。

下班时分,两个人在电梯口堵住朱元璋:“老板,你觉得我们两个谁做得更好?”

朱元璋有些尴尬地咳了几下:“你们都是为公司立过大功的人,做得都不错……”

“我写好了和隔壁两家公司的合作文案,拿出去一定没问题。”刘基笑笑。

“上个月的利润我已经统计好了,这个月的市场行情分析我已经发到老板的邮箱里了。”李善长不满地瞅了一眼刘基。

“论数量怎么都是我占优势吧?”

“我讲的是质量OK?那个叫张士诚的这么难说服,你确定你的文案有用?”

“没写过文案的人没有发言权。”

“你还没写过总结呢!”

据说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员工傅先生将两个人拉开的。

陈友谅x张士诚(拉郎大雾???)

“张总,大汉公司的陈总邀请您在晚餐时间商谈。”秘书毕恭毕敬地递上一份报告。

张士诚头也不抬:“帮我推了,说我有事。”

“陈总说了,如果您不去,他就取消两家公司的合作关系。”秘书不敢抬头。

张士诚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秘书,“我去,告诉我地址。”

夜晚的西餐厅十分热闹。形单影只的张士诚在一对对情侣中分外扎眼。“真不知道那个家伙选的什么鬼地方。”

“这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级餐厅,接待过各种高级干部,不是什么‘鬼地方’。”清冷的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声音在背后传来。

“陈总?”张士诚转身,陈友谅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,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陈友谅不说话,只是比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只不过他的手……是朝向门外的。

虽说这家伙平时的举止就怪怪的,但把人“请”出餐厅似乎不像一个高官干出来的事吧?没等张士诚开口,陈友谅就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。

他搭着张士诚的双肩,俯身道:

“吃什么饭啊。”

“你看起来更好吃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