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舟愚者

感谢遇见

男性求生者【当他想要时】

奈布·萨贝达


他正细心地擦拭弯刀,从他的笑容中,你能隐约看见那个曾英勇作战嘴角带血的军人影子。

“嗯?”他注意到你的目光,一双眼睛对上你,浅浅地笑了。人格是多么奇妙的东西,刚毅的雇佣兵和温和体贴的男友,竟然会在一个人身上集中,却也没什么不妥之处。

“奈布,”你轻轻拉扯他的衣角,“你累了一天吧?快点睡觉。”

话出口,你就觉得有点尴尬。明明心里有一本情话大全的,正视他的时候,却说不出来。

“是有点累。”被擦拭过的弯刀发出锃亮的光,他轻轻把弯刀放好,抓住你的手。

“但是那点力气……还是有的。”

“Come on.”


威廉·艾利斯


他是个热情似火的男伴。所以当你提出让他帮你训练体能时,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“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啊。”他表达得很直接,但其中的爱意热烈而奔放,足以让那个被表白的人红透双颊。

“加油!马上就能追上我了!”他在你前方不远处向你挥手。明知道他是为了鼓励你而放慢速度,你还是产生了“我真的跑得很快”的感觉,这也是他所期望的。

体力是有限的。跑完两公里后,你双腿一软,跪坐在地。他也不在往前跑,而是回来递给你一方手帕。

擦了擦汗之后,你说:“体锻真的好累——威廉平时训练辛苦啦。”

他笑了,露出一口白牙:“我习惯了。倒是你,多久没运动了?”

……死宅不想说话。

他摸摸下巴作沉思状:“嗯……看来这种方法不适合你。”

“我们到床上去练怎么样?”他转头看着你。

最怕直男突然的开车。


弗雷迪·莱利


他的生活每天千篇一律。早上匆匆忙忙去上班,忙到午夜时分才回来。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。

怎么评价他呢——自从弗雷迪·莱利在不知道过去第几天穿上剪裁精良的正装,手捧一束玫瑰花把你搂进怀里之后,你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,连牵手都是一种奢侈。

他该不会有了别人吧?

抱着这样的心态,你悄悄地跟踪他了一天。看到的却只是处理文件,会见客人,吃饭,处理文件,会见客人……

这么枯燥的生活,我可受不了。你躲在律师办公室的一角,看着他整理好桌上的文件,心想。

“怎么,当特务好玩吗?”一丝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,男友轻轻搭住你的肩膀。

“弗雷迪……”你第一次发现,他一尘不染的白衬衫,圆框眼镜与身上的斯文气质是如此迷人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解开了你衬衣上第一个纽扣。

“办公室里没有人,放心。”


克利切·皮尔森


他是个热烈的追求者。你答应他表白的原因,也许就是被这份痴情打动。

饱经风霜的人身上那股无法伪装的成熟气质颇让人安心。他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你总是忍不住靠在他的怀里,有时撒个娇都可以让他心神荡漾。

他也许是个颠簸流离的浪子,一不小心就撞在你的心上。他感到无助的时候,会把头埋在你的胸口,却不会哭。这时候的他总是令人心疼。

此时他正坐在床上看着一本有些年代感的书。你靠在他的肩膀上,听他轻轻给你读出书卷中的故事。

“这就是结局。”他合上书,揉了揉你的头发,“满足了吗,我的小公主?”

“嗯……”你在他怀里蹭蹭,如小猫般温软。

他在你额头上落下一个吻:“现在的你看起来很好吃呢。”

你疑惑地看着他。男人充满占有欲和野心的双眸证实了他的目的。

“你乖一点,我就慢一点。”


扔个置顶

许清媛,字如鸩,平时被叫做久久(前圈名)要努力(某个魔鬼群里的小伙伴起的)沙雕网友
头像是 @💕詔 鬱 自 斃 症💞 画der
目前在历史/第五/水浒/hp圈混
本命是少荃,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qwq想扩情敌小可爱
喜欢小鲜肉,挚爱老戏骨
d5cp吃佣空/律医/黄祭/社园/黑白/前机,拆逆死的那种
有什么好看的好玩的好吃的请第一个安利我
巨烦ky/无脑安利/尬黑,见一个拉黑一个,暴躁老哥不解释
特别想扩同好小可爱
就先码这么多√

元末明初的七夕【现代公司paro】慎入

占tag歉,别无他意,望博君一笑,七夕快乐

常遇春x徐达

清晨的阳光柔和地洒进室内,照得沉睡中的男人眼睫毛微微颤动。男人睁开眼,眼前是一张极度放大的笑嘻嘻的脸。

“早啊,天德。”

睡眼朦胧的男子马上清醒过来:“伯仁?现在几点?”

“八点三十五。”常遇春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被动过手脚的闹钟。

“该上班了,伯仁。我们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。”徐达选择性无视了某人的索吻,掀开被子准备下床。

常遇春悠闲地翘着腿躺在床上:“拜托,你天天工作到那么晚,休息一会儿没什么。今天情况不同,老板会通融的。”

徐达一怔:“今天是星期五,法定工作日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常遇春从背后环住心爱之人,“可今天也是七夕节,我的工作狂先生。”

“来,再睡一觉。”

然后这两个业绩最突出的人就忘了上班这回事。

汤和x朱元璋

“徐达常遇春这两个人呢?没请假就敢缺席?”朱八八办公室暴走中。

电话打不通,发信息也不回,朋友圈上倒是有他们的消息。

“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酒吗?我最喜欢和你天长地久。”配图是一张偷拍的徐达睡颜。

“……没个正经,哪里看来的土味情话。”朱元璋忍住摔手机的欲望,愤怒地屏蔽了这条朋友圈。

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,“老板早。”温柔的男声传来,“我给老板带了咖啡,工作劳累的时候可以喝。”

见来人是汤和,朱元璋的火气略消了一些,“早。”

汤和看着自家老板盯着手机的样子,笑了。

正午时分,当朱老板边吃饭边刷朋友圈时,惊奇地发现了一条消息“往后余生,风雪是你,平淡是你,荣华是你,清贫是你。”配图竟然是自己坐在办公桌前玩手机。评论区里是清一色的“99”。

发送者,汤和。

刘基x李善长

“啊,今天一定要做得比李善长先生好。”刘基内心os

“就你?醒醒吧,被评为优秀员工的是谁?”李善长内心os

在对方火热(误???)的眼神中,两个人一起做完了四个人的工作。

下班时分,两个人在电梯口堵住朱元璋:“老板,你觉得我们两个谁做得更好?”

朱元璋有些尴尬地咳了几下:“你们都是为公司立过大功的人,做得都不错……”

“我写好了和隔壁两家公司的合作文案,拿出去一定没问题。”刘基笑笑。

“上个月的利润我已经统计好了,这个月的市场行情分析我已经发到老板的邮箱里了。”李善长不满地瞅了一眼刘基。

“论数量怎么都是我占优势吧?”

“我讲的是质量OK?那个叫张士诚的这么难说服,你确定你的文案有用?”

“没写过文案的人没有发言权。”

“你还没写过总结呢!”

据说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员工傅先生将两个人拉开的。

陈友谅x张士诚(拉郎大雾???)

“张总,大汉公司的陈总邀请您在晚餐时间商谈。”秘书毕恭毕敬地递上一份报告。

张士诚头也不抬:“帮我推了,说我有事。”

“陈总说了,如果您不去,他就取消两家公司的合作关系。”秘书不敢抬头。

张士诚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秘书,“我去,告诉我地址。”

夜晚的西餐厅十分热闹。形单影只的张士诚在一对对情侣中分外扎眼。“真不知道那个家伙选的什么鬼地方。”

“这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级餐厅,接待过各种高级干部,不是什么‘鬼地方’。”清冷的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声音在背后传来。

“陈总?”张士诚转身,陈友谅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,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陈友谅不说话,只是比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只不过他的手……是朝向门外的。

虽说这家伙平时的举止就怪怪的,但把人“请”出餐厅似乎不像一个高官干出来的事吧?没等张士诚开口,陈友谅就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。

他搭着张士诚的双肩,俯身道:

“吃什么饭啊。”

“你看起来更好吃啊。”